中金心水论坛集聚六

益陽在線 首頁 文化益陽 創作園地 文學作品 查看內容

【往事麻石街】公碼頭人物速寫

2019-4-15 14:44| 發布者: 李倩| 查看: 886| 評論: 0|來自: 益陽在線

摘要: 公碼頭人物速寫 文老愚   何謂速寫?這本是用簡單線條作畫的一種方法,茲將其移植于本文寫作中,以追憶人物印象而已。   益陽二堡大碼頭下至臨興街三百余米麻石街,商鋪云集,生意興隆,人流如織,歷來是最繁華的 ...

公碼頭人物速寫


文老愚


  何謂速寫?這本是用簡單線條作畫的一種方法,茲將其移植于本文寫作中,以追憶人物印象而已。

  益陽二堡大碼頭下至臨興街三百余米麻石街,商鋪云集,生意興隆,人流如織,歷來是最繁華的地段。

  1950年至1973年,我家所居公碼頭巷,即在此街中段,從小耳聞目睹進進出出此巷的人甚多,特選幾位難忘者速寫如下。

  

  


      囚寶

  囚寶者,囚首黑面、奇怪荒唐之人也。

  公碼頭之囚寶,乃一單身挑水工。其尊姓大名,仙鄉何地,家居何處,無人知曉。

  吾初見此人,當在1950年盛夏。其人年近不惑,蓬頭垢面,僅穿一條國民黨陸軍西裝短褲,其余赤裸皮膚油黑閃亮。

  每日清晨,囚寶挑河水上街高聲叫賣:“要河水么一一,兩分錢一擔哪。”其逶迤起伏的叫賣,宛若好聽的山歌聲,引得許多小孩跟著齊聲模仿。

  當是時也,物價便宜,大米8分3一斤,小菜2分一斤,盛光保的光頭面8分一碗。囚寶賣水10擔,即可度日。但那條軍短褲天天日曬汗淋,后面磨破,前面扣子掉光,藏之于襠里的小弟時而露頭,路人不免失笑。如此淪若街頭之敗軍苦力,豈有尊嚴乎?

  囚寶水桶與眾不同,桶內吊著兩小片木板,水盛滿可浮起,走動時水雖晃動而不濺出桶外,滿擔賣水,老少無欺。

  囚寶孤身一人,無親無友,除了賣水,從不與人交際。其身份身世,來龍去脈,一概不明。

  數年之后,我暑假回家,忽然不見其人,不聞其聲,傳說斯人已逝,而那恍如山歌的叫賣聲,仿佛猶在耳中。

  如今國泰民安,民間慈善團體優撫慰問抗戰老兵。如果囚寶泉下有知,可笑而安息焉。

  

  


      棋癡

  棋癡者,迷戀于棋之人也。

  公碼頭巷口邊有一銅器商鋪。每日銅鑼聲、喇叭聲、鎖喇聲此起彼伏,而柜臺一側一男一女專注于象棋對弈之中,兩耳不聞棋外事。

  下棋的年少美婦,青春亮麗,風韻動人,眾皆呼之為老板娘。

  據該店店員透露,老板娘高中畢業,算寫俱全,美貌聰慧。但老板不知足,另煙花情人,二人出雙入對,不避正妻。久之老板娘氣瘋,喜笑怒罵,無人敢勸。但只要邀她下象棋,言行舉止立馬正常,與同羿者談笑風生,無半點病態。故此,老板邀請店外高手與之對羿竟日,以圖清靜。

  老板娘還有一好,最憐孩童,發癲時每見幼兒,則逗其玩耍,樂此不疲。其母性之愛,有甚于是者乎?

  1952年,改造妓女暗娼運動之后,棋癡美婦不知何所去,唯有銅鑼鎖喇聲依然時時回響于麻石街上。

  

      
      群氓

  氓(meng)者,老實平民也。詩經《衛風.氓》首句曰:“氓之蚩蚩”。蚩蚩,老實樣子。群氓,即一群老實平民。

  每日在公碼頭巷口經過之氓者,何其多也,其中不乏可贊之人。

  劉老更

  1950年我遷居公碼頭,麻石街二堡每夜便有人打更。一夜五更,一更尚早,免打;晚9至10時打二更,俗稱起更;以后每兩小時打一次更。

  打更人年已半百,人稱劉老倌,久之,演化為劉老更。

  暑天炎熱,大人小孩皆遲寢,劉老更起更時,聞其敲梆鳴鑼之聲,諸童子追尋于彼,與其一道高呼:“天氣亢陽,小心火燭啦一一”。

  寒冬臘月,落雪下雨,人人早寢,但那打更之梆鑼聲,依然由遠而近:‘’烤火御寒,小心火燭啦一一‘’

  陳鼻琴

  上世紀50年代初,一位推自行車賣糖果者,時常經過公碼頭巷口。他與其他小販不同:

  一不擺攤,推一輛車頭裝有糖果箱的自行車漫步街上;二不叫賣,鼻銜小哨吹曲,以哨聲作廣告,自稱陳鼻琴。

  此人所賣糖果,價格格外低廉,何故?原來他每半月騎車去長沙批發進貨,一日往返,雖然辛苦,卻省了車費及中轉提價環節,薄利多銷。

  每聞其哨曲聲,諸童子手牽大人,紛紛趨前圍觀,因之生意興隆。

  怪哉,豈聞哨聲亦可招覽生意焉?

  糞車司機

  一年四季,無論刮風下雨,每日清晨必來公碼頭巷者,就是此人。

  他頭戴斗笠,手推一輛裝載糞箱的板車,進巷即呼“倒馬桶啦一一”。婦人聞聲,紛紛手提各色馬桶前來倒糞尿于箱中,然后用帶來的另一小桶清水洗刷馬桶一番,再提回家。

  此時,倒馬桶,刷馬桶,聲音嘈雜,臭氣熏天,來往行人,無不掩鼻而過。糞車司機立于巷中,等候各家馬桶倒完,才可離去,真乃久而不聞其臭也。

  如今,各家各戶均有自來水和衛生間,不聞倒馬桶之聲久矣。

  2019年春節前,我回益陽辦事,抽暇去公碼頭巷探望舊居。昔日繁華的一條麻石街,如今到處是建筑垃圾,行人稀少,唯聞施工機械轟鳴聲。

  我裹足不前,失落、惋惜、遺憾與期望之情交織于心頭:麻石街時代的舊屋徹底消失了,代之而起的又是什么呢?


路過

雷人

握手

鮮花

雞蛋

最新評論

返回頂部 中金心水论坛集聚六 3b试机号走势图带连线 公开三码中特 上海快三走势图快三走势 东北11选五走势图 北京时时害人不 一分赛车彩的走势图怎么看 花花公子mg第四关能出几排 下载APP送28彩金 新加坡时时彩开奖网站 破解pk10拾一漏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