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金心水论坛集聚六

益陽在線 首頁 我們的黑茶 黑茶資訊 查看內容

興茶業 拔窮根——速寫安化黑茶產業扶貧幫困之效

2019-2-1 09:19| 發布者: 肖沐蕓| 查看: 2516| 評論: 0|來自: 益陽日報

摘要:    茶廠是勞動密集型企業,用工層次適應各種人群。   本報記者周云峰通訊員劉剛貴陳尚彪   時值深冬,云臺山深處,風寒雨凍,人們恨不得把腳下的木炭火盆抱在懷里。   今年60歲的周介華走路帶風,趕著農歷 ...

  

茶廠是勞動密集型企業,用工層次適應各種人群。

  本報記者周云峰通訊員劉剛貴陳尚彪

  時值深冬,云臺山深處,風寒雨凍,人們恨不得把腳下的木炭火盆抱在懷里。

  今年60歲的周介華走路帶風,趕著農歷年前對茶園再做一次培護。老周家在安化縣馬路鎮大旺村,原來窮得叮當響。隨著安化黑茶的興旺,周介華一家的命運發生了改變。

  幾年前,在駐村鎮干部幫扶下,周介華把家里5畝田土改建成茶園,栽下致富樹,立志拔窮根。今年,老周家完成3件大事:在鎮區買了一套新房,家里買了一臺小轎車,還投資入股村里的亮漢振農業合作社,擁有了1000畝茶園10%的股份。“像周介華這樣的因黑茶脫貧致富的農戶,在安化數不勝數。”安化縣產業辦辦公室主任朱向陽高興地說,安化立足優勢,大力發展茶產業,以各種方式吸納貧困戶進入黑茶產業,在山崖水畔開出“路子”,讓片片茶葉兌成“金子”,全縣9.4萬余名建檔立卡貧困對象,通過發展黑茶產業相繼甩掉貧困帽子。

  產業興旺脫貧不愁

  安化是我市唯一的國家級貧困縣,建檔立卡貧困人口151170人,130個省定貧困村大部分生存環境差,山多田少,脫貧攻堅壓力大。

 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,扶貧開發要同保護生態環境結合起來,向增強農業綜合生產能力和整體素質要效益。安化縣主要貧困人口集中在高寒山區和生態保護較為完整的區域,而這些區域恰恰也是優質安化黑茶原料的主產區。

  “脫貧攻堅,根本在于發展致富產業,增強貧困地區造血功能。”朱向陽說,產業扶貧操作難度大,存在自然、市場、經營等諸多風險,實施中最常聽到的問題就是“農民不動彈”“沒規模、沒市場”等等,容易造成扶貧資金虛耗,發展后勁不足。安化縣精準把“脈”,選擇了優勢明顯、潛力充足的安化黑茶產業。

  安化縣在安化黑茶產業扶貧中,因戶施策,堅持“精準”和“有力”相結合,把黑茶產業打造成扶貧攻堅的強大平臺和載體。通過大力實施“小塊茶園、茶中有林、林中有茶”的安化茶園發展模式,為扶貧載體的做大做強和持續保持市場競爭力提供支撐。

  造血先輸血,求強先養弱。安化縣制定幫扶政策,按照每畝1000元的標準,扶持貧困戶開辟(恢復)小塊茶園,讓貧困戶“零門檻”參與茶產業發展,扶持2萬多戶貧困戶發展茶園4.2萬畝。

  目前,安化產茶園每畝年產值可達13500元,純收入7500元左右,全縣80%的貧困戶建有茶園。

  龍頭引領紅利共享

  產業發展快,全靠龍頭帶。近年來,安化縣把黑茶產業作為脫貧致富和加快發展的特色產業、支柱產業來培育,加大宣傳推介力度,著力扶持企業發展,涌現出白沙溪、安化茶廠和梅山黑茶等一批規模大、品牌響、帶動能力強、發展后勁足的黑茶加工龍頭企業。茶企的發展壯大,反過來帶動了扶貧產業、扶貧事業的蓬勃發展。

  貧困戶缺資金,企業支持;貧困戶缺技術,企業培訓;貧困戶缺市場,企業鋪路,做到貧困戶發展產業缺什么,幫扶企業就補什么。朱向陽說,這是一種產業扶貧的“安化現象”,茶企與貧困戶形成了緊密的利益共同機制,直接幫扶、委托幫扶和股份合作幫扶等三種幫扶模式,在安化活力四溢。

  充分利用和發揮貧困群眾自有生產要素的作用,將其納入黑茶產業鏈和市場體系,實現增值增利,是安化產業扶貧的成功之作。安化鼓勵茶葉企業、貧困村和貧困戶聯動發展,選定20家優質的產業龍頭企業,派駐專職扶貧專干,給貧困戶當“產業顧問”,每個貧困村因地制宜組建1至2個專業合作社,把貧困戶與企業、合作社聯結起來,形成產業“共同體”,讓貧困戶同步共享產業發展帶來的政策紅利。

  白沙溪茶廠讓出鈞澤源茶園總股本(1000萬元)的80%股份,分配給4000名貧困對象,以2000元/人/股量化到戶,利益量化到人,實行按股分紅,4000名貧困戶每年可享受到鈞澤源茶園紅利總額的80%,保底收益人均可達到3600元以上。

  技藝傍身致富有底

  在安化,種茶制茶,是當地農民的拿手好戲。隨著安化黑茶產業鏈條的不斷延伸,產業分工更加細化,用工需求逐年擴大,茶企結對幫扶的貧困對象,幾乎都能在產業鏈中找到自己的“位置”,創業就業獲得較好收入。以前幾近銷聲匿跡的篾工、茶工、杠爺等老工匠,又成了茶企爭相聘請的香餑餑。年輕的電商、茶藝師和制茶師等職位,也在安化茶企中走俏。

  小劉姑娘今年21歲,是本縣南金鄉人。早年因家境貧困,讀完初中就輟了學,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。2016年,她報名參加安化縣組織的茶藝師培訓班,經過半個多月的學習,小劉拿到了茶藝師資格證,并很快被一家茶企相中,成為一名茶藝師,如今月收入5000元左右。“幸虧找到了這樣一條就業道路,如今也不比一般的大學生差。”她的話中有欣喜,更有自豪。

  安化黑茶企業大部分是勞動密集型企業,特殊是季節性的用工需求非常旺盛。縣內茶葉龍頭企業的用工規模大都在1000人以上,白沙溪、中茶等重點企業更是多達數千人。這些人工,絕大部分來自安化本地,而且絕大部分企業的用工制度,都給予貧困戶一定的優惠條款。

  安化縣冷市鎮文昌村42歲的夏小蘭,因為丈夫患病去世,留下兩個未成年的兒子和80歲的父親,還欠信用社8萬元貸款。正當夏小蘭一籌莫展時,鎮里在家門口建了黑茶產業園,她應聘成為質檢員,每月有2400元工資收入,還能就近照顧老人和孩子,一家人的生活走出陰霾,照進了陽光。


路過

雷人

握手

鮮花

雞蛋

最新評論

返回頂部 中金心水论坛集聚六 浙江12选5开奖走 辽宁省11选五遗漏号 pk10必中冠军计划 福彩快乐12走势图 五星一码不定位技巧 118彩票App 好玩的三人纸牌游戏 甘肃快三预测号码推荐号码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√ 浙江61开奖号码